收藏本站 | 設為首頁 | 聯系我們
您當前的位置: 網站首頁 > 黨史研究 > 口述回憶

生的偉大,死的光榮

日期:2018-08-28  來源:中國共產黨歷史網  點擊:1785

追記劉胡蘭生前身后事

孟紅

為了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劉胡蘭的生命鐘擺永遠停在了1947年1月12日,大義凜然走向國民黨反動派鍘刀的她還不到15歲。毛澤東曾為她親筆題詞:“生的偉大,死的光榮”。雖然71年過去了,但她鮮活年輕的生命、寧死不屈的精神和形象永遠活在人民心中。她“死也不屈服”的英雄誓言,彰顯了共產黨員信仰如柱的可貴風采。

胡蘭如何英勇就義

劉胡蘭,1932年10月8日出生于山西省文水縣一個中農家庭。母親早亡,父親劉景謙續娶。這年冬天分外冷。隨著我軍主力的轉移,云周西村這些原先的老根據地,失去了往日的歡樂,街上很難見到幾個人,寒風呼嘯著從村中墻頭、樹梢上掃過,只有那每天各家屋頂升起的裊裊炊煙才透著些生機。

1947年1月8日,閻軍七十二師師長艾子謙親率駐文水縣大象鎮二一五團一營二連及該鎮的地主武裝“奮斗復仇自衛隊”突襲云周西村,抓走了我地下交通員石三槐、民兵石六兒等及村原農會秘書石五則。在嚴刑拷打中,石三槐、石六兒堅貞不屈,毫不動搖;石五則卻屈膝投降,供出了云周西村的革命干部和黨組織。

1月11日晚,劉胡蘭接到了上級讓她立即上山的緊急決定。也就在這天,閻軍也敲定了更惡毒的陰謀。

據劉胡蘭紀念館陳列的1947 年 1 月 11 日艾子謙給二一五團一營的指令所寫:

“該營此次開展工作進行松懈,做法太軟……今后做法要硬,去掉書生習氣,勿存婦人之仁,速將陳德照、劉胡蘭等扣獲歸案法辦……”這封密信上明確寫到要將劉胡蘭法辦、為死去的反動村長報仇等動機,證明了閻軍對革命者的赤裸裸的迫害和殘殺。

12日早上,東方剛露魚肚白,劉胡蘭早早起來想外出進行革命活動,并將她不準備轉移上山而留下來的決心告訴了父母,她的心情愉快而激動。

就在這時,盤踞在大象鎮的閻軍二一五團第一營營長、副營長等帶隊殺氣騰騰忽然包圍了云周西村,封鎖所有路口,嚴令不許任何人出村。

劉胡蘭已無法脫身。她為了不牽連群眾,放棄了繼母讓她到隔壁坐月子的鄰居家暫避的建議,鎮靜地把奶奶給的銀戒指、八路軍連長送的手絹和作為入黨信物的萬金油盒這3件寶貴紀念品交給繼母。不久,她被氣勢洶洶的敵人帶走。

劉胡蘭被帶到村頭的觀音廟里接受審問。閻軍官問:“你是共產黨員嗎?”劉胡蘭回答:“是?!彼麊枺骸澳銈兇暹€有別的共產黨員嗎?”她答:“沒有了,就我一個?!彼麊枺骸澳銥樯兑獏⒓庸伯a黨?”她答:“因為共產黨為窮人辦事?!彼麊枺骸澳悴恢雷龉伯a黨是要掉腦袋的嗎?你小小的年紀就不怕死?”她答:“怕死就不當共產黨員了!”他問:“你自白不自白?”她答:“要我自白辦不到!”……說罷,她帶著不屑的神情大踏步走向刑場。

她闊步走向刑場時,另外6位同志被打得遍體鱗傷已站在那里。閻軍連長許得勝宣讀了7人的“罪狀”。她站在廟臺下面向南,離鍘刀1丈遠。隨后,機槍連指導員大胡子張全寶威逼村民道:“你們說,這7個人是好人,是壞人?”村民們連連回答:“是好人,是好人吶!”閻兵慌了,把機槍調來沖著村民,不準他們再說下去。

氣極敗壞的閻軍首先當著廣大群眾和劉胡蘭的面,以極其殘暴的手段當場用鍘刀將那 6人全鍘死,造成重大慘案,企圖震懾群眾,以達摧毀人民民主政權的險惡目的。鍘刀旁只剩下劉胡蘭一人,鍘刀底座被鮮血染紅了,刀刃被崩卷了。一些村民不忍再看,偷偷背過身去。這時,大胡子走到她面前,問:“你怕不怕?自白不自白?”劉胡蘭眼冒怒火,堅決地回答:“我死也不屈服,決不投降!”寒風中,她慢慢把頭轉向母親和小妹愛蘭的那個方向,深情地望了一眼,然后似在人群中尋找著父親的身影。閻兵強行把她的頭扭轉過去,不讓她回望親人們。面對閻軍的兇殘和革命群眾的犧牲,劉胡蘭在威逼利誘面前不為所動,大義凜然,視死如歸,憤怒地瞪著大胡子大聲喝問:“我咋個死法?”大胡子惡狠狠指指那 6 位身首分離者說:“一個樣!”閻兵再次威逼村民充當劊子手,但依然沒人響應,于是他們再次架起機槍,企圖傷害村民。

劉胡蘭見狀厲聲喝道:“我一個人死好了,不能叫眾人死!”說罷,她甩開押解她的閻兵,騰、騰、騰地走到鍘刀跟前,從容躺在灑滿烈士鮮血的冰冷鍘刀上,面朝向東深情地望向她的親人們。叛徒石五則害怕了,抓了把稻草蓋在她的臉上,但被她扯了下來。鍘刀落下,鮮血噴灑,浸紅了白雪掩蓋的黃土地……劉胡蘭就這樣獻出 15 歲的花季生命。

對共產主義理想的堅定信念、為了人民大眾的利益,給了小小年紀的她以巨大的精神支柱,這種敢于勝利和不怕犧牲的巨大力量,使她在白色恐怖和險惡環境中不惜舍棄生命,表現出了共產黨員的錚錚氣節!

據當時做婦女工作的縣干部呂銘1997年1月13日在 《山西日報》 載文回憶:作為劉胡蘭的入黨介紹人,每當想起和劉胡蘭烈士在一起的情景,我的心情便總是久久不能平靜…… (她) 學習班結束后,先后擔任過云周西村婦救會的秘書,文水縣第五區抗聯婦女干事。在工作中,她積極肯干,勤奮學習,黨指到哪里,她就干到哪里。參加“土改”工作隊工作時,她訪貧問苦,和貧下中農一起斗爭地主惡霸、搞清算、分配土地,階級立場堅定,密切聯系群眾,政治覺悟一天比一天高,深受群眾的贊揚。1946年6月,劉胡蘭被文水縣五區區委批準,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終于由一名農村小姑娘鍛煉成為一名無產階級的革命戰士。她在入黨時莊嚴宣誓:“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為了人類求解放,堅決聽黨的話,革命到底!”劉胡蘭烈士雖然犧牲已經50年了,但我們永遠不能忘記她。我的名字原來叫呂雪梅,后來改為呂銘,其意思就是為了銘記歷史,銘記劉胡蘭。

2001 年“七一”前夕新華網烏魯木齊6 月 25 日電中所載呂銘回憶稱:我是看著劉胡蘭從一個普通的農家姑娘成長為一名真正的共產黨人的。劉胡蘭入黨時曾這樣對我說:“你放心,入黨以后,我保證經得起考驗!”說完這話不到 7 個月,她就用生命驗證了自己的誓言。

云周西村當時屬文水縣第五區,據時任該區區委委員和二、五、六區武工隊負責人及解放后曾任山西省委組織部副部長的杜杰2007 年 1 月 12 日接受 《山西日報》 記者采訪時回憶:

我曾與劉胡蘭同志在一起工作,雖然只有短短半年時間,但她那無限忠于黨、忠于革命事業的崇高精神,卻給我留下了永不磨滅的印象。我是 1946 年 6 月由呂梁區黨委赴文水縣工作的,在云周西村第一次見到劉胡蘭時,她穿著芝麻葉花樣的土布大襟襖、黑細布褲,濃黑的短發上罩著一條白毛巾,眼睛炯炯有神,透著一股剛毅勁,端莊、大方、秀美,站在姑娘堆里挺出眾的。不久,劉胡蘭當上了村婦救會秘書,隨后參加了大象村土地改革試點工作。1946 年 10 月后,我和胡蘭在大象村、東堡村一起工作了 3 個月。她在土改、支前、備戰等各項工作中,表現得非常出色。記得在大象村工作時正逢中秋佳節,我們到村里石仁虎家做飯吃。劉胡蘭、苗之靈兩位女同志為大家做飯,吃的是烙餅和稀飯,還有保賢村的牛肉。大象村的工作結束后,我和胡蘭又到東堡村進行土改。這時文水的形勢開始惡化,敵人經常到各村騷擾。區委要求做好敵人進犯后的應對工作,為此呂雪梅同志 (胡蘭的入黨介紹人) 決定開一個各村婦女干部會議,動員大家做好防范工作。有些婦女干部不太重視,遲到早退,劉胡蘭嚴肅地批評了這一現象,使會議圓滿地完成了任務。還有一件事我記得很清楚。那時我剛從延安到山西工作不久,才 21 歲,衣服穿得整齊好看,不像當地老百姓。為了我的安全,胡蘭將她父親的一件黑色舊土布對襟褂子給我換上,我心里覺得暖融融的……我與胡蘭最后一次見面,是在敵人水漫文水平川時。大批干部群眾跑到三區南安村外的開闊地帶。敵人離我們很近,我與胡蘭沒說幾句話就被沖散了。胡蘭就義的當天下午,我就得到了噩耗。云周西村的民兵跑來告訴我,劉胡蘭被敵人用鍘刀給鍘了,就義時表現得十分剛烈。我怒氣沖天,恨不得馬上去捉拿元兇。文水縣云周西村當年的親歷者白天廣 (1930 年 11 月 16 日出生,1955年入黨,解放后曾任云周西村黨支部書記) 回憶稱 (據 2015 年由記者王學濤、梁軍和趙丹丹采寫的新華社北京 6 月 14日新媒體專電,陳德鄰的回憶也節選自該專電):

劉胡蘭的確是被國民黨鍘死的。劉胡蘭死得可剛強哩!就義前,敵人來拉她,被她一胳膊甩開了。她幾步走到鍘刀前,把頭上戴的圍巾緊了一下,又望了望鄉親們,一下就躺到了鍘刀下面。太殘忍了!記得那是臘月二十三,還過啥年呢,過周年吧。有人說劉胡蘭是被群眾鍘的,老百姓還能殺自己人么?這沒有問題,就是敵人殺的!

劉胡蘭展示在外的多是凜然無畏、至剛至強的形象,實際在烈士 15 年的短暫生命中,曾有兩次訂婚經歷和一段真摯的戀情。那個年代村里有早定親的習俗,在劉胡蘭不知情的情況下,雙方家長為她和陳德鄰訂了親。然而當時在外地工作的陳德鄰已經有了戀愛對象。于是他找到劉胡蘭說明了情況,兩人一致同意各自回家說服父母,解除婚約。陳德鄰回憶說:

劉胡蘭很開朗,品德相當好。令人感動的是,劉胡蘭不僅歸還了訂婚禮,還參加了我的婚禮。由于政治原因劉胡蘭后來又退過一次婚。直到 1946 年,解放軍某團連長王本固負傷被送到云周西村療養,劉胡蘭因常去為他做飯、敷藥,接觸多了,兩人產生了愛情。后來兩人訂了婚,王本固還在劉胡蘭家吃了餃子。大家都知道在臨刑前,劉胡蘭把王本固送她的手帕交給繼母,并叮囑她把東西還給王本固,讓人家不要等她了。她那么小,就下定了犧牲的決心,面不改色地躺到鍘刀下,真是可歌可泣。組織觀念強、處理問題果斷,是革命的積極分子。她曾瞞著家人自己跑去貫家堡村參加了“婦女干部訓練班”的學習。此外還領導云周西村婦女積極為前線子弟兵做軍鞋。當時,一個地主婆交來一雙底薄量輕、針腳敷衍的鞋,被劉胡蘭發現后指出其欺騙行為。為了教育群眾,她一斧頭剁開那雙鞋,里面的草紙、麻布等都露出來了。地主婆當眾檢討并受到處罰。劉胡蘭犧牲的消息傳開后,在附近戰斗的解放軍紛紛派代表前往當地進行一系列安撫英靈的革命活動,記下了這個血海深仇。據時任八路軍獨立二旅宣傳科長的黃紹奎,后來在 1957 年 1 月 10 日 《中國青年報》 發表題為 《懷著滲透著鮮血的土塊戰斗》 一文所載:

旅里派我和其他七八十位代表一齊追悼劉胡蘭同志……我們慰問了所有烈士們的家屬,在胡蘭同志家僅剩下的小屋里坐得很久。胡蘭同志的母親悲痛地告訴我們劉胡蘭犧牲前后的情況,戰士們和老鄉們不作聲地靜聽著。后來我們一齊到觀音廟前烈士們犧牲的地方。這時天氣很冷,劉胡蘭同志和其他烈士們的鮮血已經和泥土凝固在一起了。在這片血地上還放著那滿是血痕的已經卷了刃的鍘刀。旁邊還有許多沾著血跡的高粱稈,那是鍘人時墊鍘刀用的。我參加革命十幾年從未這樣難受過,同來的許多戰士們沉痛地跪了下去,每人拿起一把滲透烈士鮮血的泥土,放在胸前、裝在口袋里。在祭奠烈士會上,劉胡蘭的母親和鄉親們要求我們替劉胡蘭等烈士報仇,多打些“勾子軍”,要求一定把殺害劉胡蘭的兇手大胡子抓住,交給他們自己處理。我激動地代表同志們回答說:

“我們都包了一塊血,這塊血將時刻督促我們更快地消滅敵人,更快地替烈士報仇!我們馬上就要戰斗了,鄉親們!你們等著聽我們的勝利消息吧!”……我們 30 多個同志被批準為一支突擊隊,大部分是去祭奠劉胡蘭的代表……部隊開始接近敵人的城堡,距離城墻二三百米處是一片無障礙的開闊地,要用炸藥去炸城堡的城門,只有依靠后面火力的掩護。3 位戰士接受了這個光榮的爆破任務。他們拿起炸藥包就向前跑,可是敵人的機槍非常猛,瞎著眼亂放射,把去路封鎖得很緊。兩個同志倒下去了,就把炸藥包交給另一位同志說:“別管我們,趕緊完成任務……”第二爆破組很快接上去了……這樣幾次三番后,當我們冒著危險架上云梯最終爬上城時,看見無數敵人死傷在地上。

據時任晉綏軍區 《戰斗報》 隨軍記者趙戈回憶:劉胡蘭英勇就義的報道,就是我在文水前線通過軍用電臺拍發到延安去的。當時,我是晉綏軍區戰斗報前線特派記者。我目擊過許多敵人整師整團的覆滅。然而,我從來沒有見過解放文水那樣迅速徹底的潰滅,只因為當時我軍指揮員高呼著“為劉胡蘭報仇”的口號,全軍奮不顧身地嚴懲敵人……我們沒有什么優異的武器,但是我們有革命意志。就憑這種意志,我們僅僅用五分鐘的時間,嚴懲了惡貫滿盈的二一五團。

1947年2月,山西 《晉綏日報》 等連續兩天刊登了劉胡蘭英勇就義的消息,使其英名在華北大地不脛而走。隨后,中共中央主席毛澤東為她親筆題詞:“生的偉大,死的光榮!”其英雄事跡進一步在全國廣為流傳。劉胡蘭犧牲半年后,1947 年 8 月 1 日,中共晉綏分局決定破格 (通常年滿 18 歲方可轉正) 追認她為中共正式黨員。

因劉胡蘭就義時文水縣尚未解放,烈士忠骨被安葬于村外墳地。1951 年 9 月 10 日,中央人民政府北方老根據地訪問團晉綏分團專程赴云周西村慰問家屬時,為烈士舉行隆重遷墳儀式,將其忠骨安葬于就義處東面空地,并敬立一塊“劉胡蘭烈士永垂不朽”墓碑。1956 年,在山西文水縣云周西村建起劉胡蘭紀念館,并修建了烈士陵園,永志紀念。后來她的事跡被寫成書,改編成戲劇、電影、電視劇,所在村曾被改為“劉胡蘭村”。

誰最先樹她為典型

杜杰后來回憶 (據 2008 年 9 月由文水縣史志辦公室編纂、中國文聯出版社出版的《文水解放紀事》 一書,郭維屏的回憶也節選自該書):胡蘭同志就義的噩耗,我是在她就義的那天下午得知的。那天下午,我們武工隊正在二區一帶活動。云周西村一個民兵跑來告我,說胡蘭子被敵人用鍘刀鍘了,就義時表現得十分剛烈……回到神堂村 (注:中共文水縣委駐地),我立即向當時文水縣委書記作了匯報。書記說:這種不怕死的革命精神,要向廣大干部、群眾大力宣傳。

隨即,文水縣五區區委書記王瑞編寫了一篇劉胡蘭就義的小教材,教育黨員向劉胡蘭學習。

時任中共文水縣委組織部長郭維屏也曾回憶:劉胡蘭 1 月 12 日犧牲,2 月 2 日我軍就重新攻克文水縣城。一天,當時的縣委書記說:延安各界慰問團張仲實、吳滿有等同志,昨天聽了我關于劉胡蘭同志生前和犧牲情況的匯報,明天要我們作詳細情況的匯報。待第二天匯報后的晚上,縣委書記向縣委副書記石玉、宣傳部長劉光和我傳達了慰問團的意見,其中一項是文水縣要修建劉胡蘭烈士陵園。

據現有資料看,杜杰最先將劉胡蘭慷慨就義的事情報告給文水縣委,而文水縣委最先主張讓干部群眾學習劉胡蘭的革命精神。劉胡蘭等壯烈犧牲不久,新華社呂梁分社記者李宏森隨人民解放軍某部挺進文水縣閻占區。當他聽到云周西村這一流血大慘案后,立即趕到云周西村,采訪了知情的陳德照、石世芳等區干部和村民,很快寫完報道劉胡蘭等人英雄事跡的文章。

此文經新華社呂梁分社負責人審定后,向新華社晉綏總分社發了兩條消息:一是《劊子手閻錫山屠殺文水人民,云周西村農民多人慘死于閻軍鍘刀鐵蹄之下》;二是 《女共產黨員劉胡蘭慷慨就義》。后一稿用 400 多字,既頌揚了劉胡蘭面對兇惡的敵人頑強斗爭、堅貞不屈、視死如歸的共產黨人的優良品質,又揭示了閻軍慘無人道的罪行。這兩條消息,經過晉綏總分社編輯修改后轉發新華總社??偵绶謩e于 1947 年 2 月 3日、4 日向全國解放軍各報發了通稿。緊接著,延安 《解放日報》 和 《晉綏日報》 于 5日、6 日先后刊登了這兩條消息。 《晉綏日報》 在詳細刊登關于劉胡蘭英勇就義有關報道的同時,還配發了一篇評論,號召全國人民、全體黨員向劉胡蘭學習,為爭取國家的獨立、和平、民主而奮斗。 《解放日報》 也于同日登載了題為 《只要有一口氣活著,就要為人民干到底—— — 共產黨員劉胡蘭慷慨就義》 的文章。延安新華廣播電臺 1947 年 3 月也廣播了這則電文。2 月 6 日 《晉綏日報》 所載“新華社呂梁 4 日電”稱:文水閻匪軍于 1 月 12 日屠殺我云周西村居民 (見 5 日本報),17 歲 (注:指虛歲,實際 15 周歲) 的女共產黨員劉胡蘭同志,威武不屈,慷慨就義,表現了崇高的無產階級品質。閻匪軍將我劉胡蘭同志等逮捕后,當眾審問。閻軍問:“劉胡蘭是否共產黨員?”她答:“是!”閻軍再問她:“你為什么要參加共產黨?”她回答:“共產黨是為老百姓做事的!”閻軍又問:“今后你是否還要給共產黨辦事?”她說:“只要有一口氣活著,就要為人民干到底?!边@時窮極卑鄙之閻匪,想用酷刑威逼她投降,當著她的面前,用切草鍘刀鍘死了 70 多歲的老人—— — 我陳區長之伯伯陳柱天 (注:指陳樹榮) 及石世輝等幾個人。

閻匪以為這樣就可使劉胡蘭同志屈服,當即對她施以誘騙,說:“只要今后不給八路軍辦事,就不殺你?!蔽覀兊倪@位女青年同志堅決地回答敵人:“那是辦不到的事!”閻軍又問:“你真的愿意死?”剛毅的劉胡蘭回答:“死有什么可怕!”英勇堅強的劉胡蘭同志從容地躺到切草刀下面,大聲地說:“要殺就由你們吧!我再活 17 歲,也是這個樣子?!痹趫龅娜甯咐?,對閻匪暴行懷著深沉的憤恨,痛悼這位人民女英雄的英勇赴義。為表示對這位中國人民最勇敢的女兒的崇敬,全村決定為她立碑來永遠紀念。

我黨著名馬列主義著作翻譯家和馬克思主義理論家張仲實,在發現和提議往更廣大范圍內樹劉胡蘭為榜樣中起了重要作用。他不僅立即指導和建議當地干部要開展學習劉胡蘭的活動,而且還及時上報中央并建議中央大力宣傳。中央同意了這個建議且提請毛主席給烈士題詞。正是由于他的努力,劉胡蘭英勇犧牲的革命事跡后來才得以因毛澤東的著名題詞而家喻戶曉,廣為流傳。獲知英雄就義的消息后深受感動而宣傳其事跡者不乏以上革命干部及新聞工作者,文藝工作者也有著澎湃的革命激情和敏銳的職業靈感及責任。

1947 年,董小吾任晉綏軍區戰斗劇社“土改宣傳隊”隊長。2 月,劇社隨晉綏獨立二旅在文水縣開柵鎮駐扎。離此不遠的文水縣云周西村發生國民黨屠殺劉胡蘭等黨員和革命群眾的惡性事件后,在武裝人員的保護下,戰斗劇社立即派成員魏風趕赴云周西村調查了解。經 7 天調查,劉胡蘭犧牲時的情況逐漸清晰,他很快 (僅在她犧牲后 22 天內) 寫出五幕話劇 《劉胡蘭》。此劇在為解放文水的參戰部隊演出期間,演到敵軍連長要用鍘刀鍘死劉胡蘭這一段情節時,臺下群情激憤,有個戰士甚至突然推上子彈,對準敵連長扮演者就要開槍,幸虧旁邊的幾個同志及時阻攔才未出事。

1948 年初,戰斗劇社隨部隊從晉綏根據地向南來到山西吉縣的一個村子并成立了由魏風、董小吾、劉蓮池、嚴寄洲等人組成的創作組,開始創作歌劇 《劉胡蘭》。在編寫演出過程中,賀龍指示:劉胡蘭是“中國的卓亞”,劇社一定要編好演好她。為盡快創作出新劇本,導演董小吾等人白天一邊演出一邊討論細節,晚上就趴在老鄉家的小炕桌上突擊寫劇本并完成了譜曲。幾乎每天寫一場,僅用 10 天就將劇本寫好。隨即投入排練。當時村子里的老百姓都來看排練。當排練到劉胡蘭被殺害這場戲時,在一邊看的老百姓就開始哭,演員們和導演董小吾也開始哭。在吉縣排練幾天后他們趕赴山西河津縣繼續排練并準備首場演出。萬萬沒想到首場演出非常成功。演出時,臺下觀眾個個義憤填膺、摩拳擦掌,特別是戰士們不停地高呼“為劉胡蘭報仇!”首演后,戰士們紛紛請戰,群眾們哭個不停。

隨后, 《劉胡蘭》 劇組又隨軍渡過黃河來到陜西,為戰斗在一線的解放軍戰士演出。董小吾清晰記得,那次,一直不愛看戲的時任西北野戰兵團司令員彭德懷坐在他身邊一根木頭上看完整個歌劇 《劉胡蘭》,邊看邊不停地擦眼淚。次日散步時還專門把幾個主創人員叫過去說:“昨晚這個戲很好,就是要排這種鼓舞戰士士氣、增加戰斗力的好戲,這就是文藝工作者對解放戰爭最大的貢獻?!?/span>

歌劇 《劉胡蘭》 前后演出 100 多場,主要是在戰役打響之前給戰士們演出,效果非常好,戰士們往往都高喊著“為劉胡蘭報仇!”義無反顧地沖向戰場。嚴寄洲當時演大胡子連長,因塑造人物特別逼真形象,常有戰士會對著正在演出的嚴寄洲要向他開槍,好在都被及時制止了。為了保證演員的安全,董小吾在每次演出前都會告誡觀看的戰士,讓大家檢查一下槍中是否有子彈,避免發生意外。

主席緣何兩次題詞

1947 年 1 月中旬,中共中央西北局成立“延安各界慰問團”,前往山西孝義、汾陽、文水、交城一帶,慰勞與閻錫山軍隊作戰并獲得重大勝利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王震縱隊和陳賡縱隊。慰問團由延安各界和各單位代表共十幾人組成。陜甘寧邊區工會的崔田夫擔任團長,黨中央直屬機關的張仲實和陜甘寧邊區政府的黃靜波為副團長。

1 月 13 日,慰問團攜帶慰問信和慰勞品從延安出發,17 日到宋家川過黃河進入山西,20 日從吳城開始活動,到 3 月 7 日結束,歷時 47 天跑遍離石、孝義、汾陽、文水、交城等地,對我軍王、陳兩個縱隊所轄旅部、團部、營部及駐在各地的連隊、傷兵、醫院等廣泛慰問。

2 月 4 日至 18 日,張仲實等在文水縣活動期間,了解到劉胡蘭英勇就義的詳情后,表示積極支持呂梁區黨委將她作為人民英雄來紀念的決定。他們建議應將其作為在黨內進行氣節教育的榜樣。時任中共呂梁區黨委副書記解學恭對張仲實說,決定在烈士墓前立碑,希望由他撰寫碑文。但張仲實謙虛地表示:“等我回到延安向黨中央領導同志匯報后,還是請中央負責同志為劉胡蘭寫碑文,這樣有利于宣傳劉胡蘭的事跡?!蔽繂枅F為向烈士表示敬意,派白凌云等人攜帶慰問品:晉綏鈔票 1000 萬元、白洋布 2 匹及其他用品,前往云周西村慰問烈屬。駐文水城附近的獨立第五旅旅長賀炳炎慮及該村剛解放還不安全,特派一排戰士將慰勞品送去,代慰問團表示慰問。另送挽聯一副,表示沉痛哀悼。

3月中旬,在延安各界慰問團完成任務解散后,張仲實回到陜甘寧邊區子長縣東吳家寨子 (1946 年 11 月間延安形勢緊急時黨中央辦公廳和其他中央直屬機關曾經疏散到這里及附近一帶)。幾天后毛澤東、周恩來、任弼時等也從延安到此。張仲實向任弼時匯報了慰問團的活動經過和劉胡蘭的英勇就義情形及呂梁區黨委要求黨中央為劉胡蘭烈士題詞的意見。張仲實說:“最好請毛主席寫個匾,或題幾個字?!比五鰰r答應將其意見轉報毛主席。

3月26日,毛主席聽取任弼時的匯報后,對劉胡蘭的英雄事跡十分敬佩、深受感動,心情也非常沉痛。據目睹當時情景的毛澤東當年的衛士長李銀橋回憶說:當時,主席輕聲念著“劉胡蘭!劉胡蘭!”兩眼濕潤地長嘆一口氣,揮筆疾書,第一次題寫了“生的偉大,死的光榮”8個剛勁有力的醒目大字。題詞稿送達文水后,卻因戰事不慎遺失。同年,呂梁地委為加強黨的階級教育,通知各級黨組織,將有關劉胡蘭的英雄事跡印成專冊作為學習材料,號召全體黨員學習劉胡蘭的革命精神,為無產階級革命事業英勇奮斗。

1956年12月,共青團山西省委作出紀念劉胡蘭逝世 10 周年的決定并編寫宣傳提綱。還作出懇請毛主席為烈士重新題詞的決定。12 月底,團省委宣傳部宣傳科長楊小池帶著團省委懇請毛主席重新題詞的報告來到北京,交給團中央辦公廳轉交中共中央辦公廳,由其呈交給毛主席。

1957年1月9日,毛主席再次為劉胡蘭親筆題寫“生的偉大,死的光榮”,題詞于1月12日早晨送到云周西村(據2007年1月12日《山西日報》載文)。這8個大字奔放遒勁,落款是他那灑脫的“毛澤東題”4個字。這幅題詞未注明年月日,為的是體現“重寫”的含意。它隨即被送到云周西村劉胡蘭烈士陵園。根據當時形勢分析來看,毛澤東之所以二次題詞深意還在:為了通過弘揚劉胡蘭精神,在山西乃至全國繼續深入開展愛國主義教育和革命傳統教育。

對毛澤東曾再次題詞的這一重要史實,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著出版的 《毛澤東年譜》 中也書了必要的一筆:1月12日,這一重新題詞在《人民日報》發表。毛澤東于不同年代為一個人兩次題寫同樣內容的詞,這在黨的歷史上是絕無僅有的。

兇手咋被繩之以法

自從劉胡蘭壯烈犧牲的事跡傳播開來,人民群眾在深切緬懷烈士的同時,對殺害烈士的劊子手恨之入骨,紛紛強烈發出必須盡快追查和法辦叛徒與殺害英雄的主謀及主犯的呼聲,以伸張正義,為英雄報仇!

石五則原是村農會秘書,過去因包庇地主段二寡婦,受到過劉胡蘭的批評。后來文水縣五區區黨委為純潔組織,撤銷其職務并開除其黨籍。1946年12月21日,偽村長被鎮壓后,大象鎮惡霸、復仇隊隊長呂德芳等人來云周西村摸情況時,石五則就出賣了區長陳德照等人。1947年1月8日,云周西村的石三槐等人被捕,石五則也是其中之一。敵人對他名為逮捕,實質是在保護。在這次“受審”時,他再次將劉胡蘭等人全部出賣。

慘案發生后,與石五則一道被捕的石三槐、石六兒都同劉胡蘭一起被閻軍殘忍殺害了,石五則卻平安回家,這引起公安機關和許多人的懷疑。因此,1947年10月,我公安機關將其抓獲。然因他拒不承認出賣過劉胡蘭,加之當時戰事頻繁,沒來得及對其進行周密偵查,未獲得有力證據,便只好于12 月23 日將其暫時釋放了。

新中國成立后,由于受難者家屬及干部群眾心中疑團未釋,一直向公安機關反映相關情況。1958年底,公安機關對此案重新進行了嚴密偵查,終于查清此案。在法庭上,石五則百般抵賴,可是在大量證據面前,他不得不承認了自己所犯下的滔天罪行。1963年2月14日,石五則被槍決。在參與屠殺的罪人中他是最后一個受到懲處的。那么,直接組織和參與殺害劉胡蘭的劊子手又是怎樣先后被緝拿歸案的呢?

據曾在山西新軍決死隊工作、新華社呂梁分社隨軍記者馬明后來撰文稱:在云周西村農民舉行的一次控訴閻軍殺害劉胡蘭等烈士罪行的會上,一位農民揭發說了“在祁縣販棗時見到殺害劉胡蘭等烈士的兇手許得勝”的情況。許得勝是親自指揮并用鍘草刀殺死劉胡蘭等烈士的閻軍七十二師二一五團一營二連連長。公安部門發現這一線索后,當即派人驅車趕赴祁縣進行深入調查。從多方面證實許犯在文水解放后逃回原籍,繼續作惡;1949年,祁縣解放后,許得勝又竄到祁縣賈令鎮,潛伏進“萬和堂”藥店當了炊事員,進行反動會道門破壞活動。1951年在鎮壓反革命運動中,經群眾檢舉被逮捕,同年4 月 4 日在祁縣武鄉村被槍決。新華社及時對這一全國人民關心的大事,播發了題為 《殺害劉胡蘭等烈士的兇手許得勝伏法》 的消息。

隨后不久,其他兩個兇手閻軍七十二師二一五團一營副營長侯雨寅和機槍連指導員張全寶也于 1951年6月伏法。原來,新中國成立后,侯雨寅隱瞞了云周西村慘案的真相,畏罪潛逃外地,繼續進行反革命活動,被人民政府逮捕,在鎮壓反革命運動的強大攻勢下,他才坦白交待了在云周西村犯下的罪行,并且供出了張全寶躲藏在山西萬榮縣家中的情況。后經公安機關將張全寶捕獲歸案。

1951年6月24日,在云周西村慘案發生地村南觀音廟及其西邊廣場,先后舉行了五六百人參加的公祭劉胡蘭、文水縣各界兩萬多人參加的公審侯雨寅、張全寶的大會。

公祭開始后,主祭人宣讀祭文:“劉胡蘭同志,你是人民的好兒女、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人民的好榜樣,你生的偉大,死的光榮。自從你犧牲后,全國人民都在天天懷念你,都在一心一意要為你報仇?,F在殺害你的兇手張大胡子已抓住了,我們馬上就要為你報仇了,請你安息吧!”這段祭文說出了普羅大眾的共同心聲,是代表參加公祭者、代表全山西和全國人民向劉胡蘭英靈告慰。

隨后,在廣場隆重舉行了公審大會。兩位兇犯侯雨寅、張全寶被帶來并押 上臺的過程中,臺下兩萬多群眾忽地都站起來憤怒地揮著拳頭。審判員開始審判了,第一個上臺控訴的是劉胡蘭的母親胡文秀,在她聲淚俱下地控訴中人們腦海中又浮現出女英雄劉胡蘭那英勇不屈的高大形象。人們紛紛義憤填膺地質問兇犯:“為什么要殺害劉胡蘭?說!……”接著上臺控訴的,是同劉胡蘭一起犧牲的 6位烈士的家屬們。會場氣氛悲痛憤恨到了極點。最后,侯雨寅、張全寶兩犯被處以死刑??芍^:法網恢恢,疏而不漏。這一萬眾矚目的事件和場面,攝影記者吳堅曾專程去采訪,后于2000年在 《中華魂》 上發表當時的照片并配附短文說明:

1951 年鎮壓反革命運動中,我到山西省文水縣云周西村進行采訪。在一陣鑼聲中,我隨著群眾奔向公審大會會場。殺害劉胡蘭烈士的兇手張全寶、侯雨寅被押上審判臺后,像兩只被獵獲的豺狼縮作一團。第一個登上臺的是劉胡蘭的母親胡文秀,她早已哭干了眼淚,怒不可遏地控訴劊子手的滔天罪行。我拍攝的這張照片,記錄了當時控訴大會群眾憤怒的催人淚下的瞬間。它表達了胡文秀和其他烈士親人以及群眾對國民黨反動軍隊滔天罪行的仇恨,表達了他們的不可征服的英雄氣概。

據山西省檔案館館藏與劉胡蘭遇害事件相關的密檔“殘害劉胡蘭的兇手張匪全寶伏法前的供詞” (結尾有張全寶畫押,并注明:1951 年 6 月 24日于文水云周西村,蓋有文水縣人民法院?。?所披露:張全寶,乳名四兒,現名張生昊,年五十歲,山西省運城鎮衛家小巷門牌一號人。夏歷三十一年 (即 1942 年) 參加閻匪三十四軍三團任少尉排長、中尉排長、副官、上尉副官等職,三十五年 (即 1946 年) 任閻匪六十一軍七十二師二百一十五團一營機槍連中尉指導員。參加過閻匪“同志會”、蔣匪“國民黨”等特務組織。

殘害劉胡蘭經過:夏歷三十五年十月間,該營匪軍竊據文水縣大象鎮時,該部匪軍營長馮效義、副營長侯雨寅、一營機槍連指導員張全寶、二連連長徐得勝 (即許得勝,下同)、大象鎮復仇自衛隊隊長呂德芳等,開會布置殘害劉胡蘭等人。

夏歷三十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即 1947年 1 月 12 日) 晨,徐得勝、張全寶和呂德芳三個匪徒,帶領閻匪軍第二連和復仇自衛隊,包圍云周西村,捉住劉胡蘭等七人,并強迫群眾 200 余人到村南大廟旁廣場開會。張匪全寶問群眾說:“劉胡蘭是好人還是壞人?”

一個老漢說是好人,張匪全寶說:“你說是好人先鍘你?!碑敃r全場群眾哀求寬恕劉胡蘭等人,張匪全寶說:“決不能饒恕?!苯又旆说脛倬托紕⒑m等人的所謂“罪狀”。徐匪得勝問:“劉胡蘭,你們村中還有誰是共產黨員?”劉胡蘭說:“再沒有,只是我一個?!睆埛巳珜氂终f“你自白”,劉胡蘭堅決不說。她說:“死了沒關系。再過十幾年我又是這么大!”匪徒鍘死六個農民,鍘死一個就問她:“你怕不怕?你說出共產黨員來,就不殺你?!?/span>

劉胡蘭說:“我死也沒說的?!?/span>

匪徒又說:“你自白了,給你一份地?!眲⒑m說:“你給我抬一個金人來,我也不自白?!闭f完就自動躺到鍘刀上。殺害劉胡蘭后,張匪全寶、徐匪得勝向匪軍營長,當天作了報告。

同時,山西省檔案館保存的一份張全寶參加閻錫山組織的“民族革命同志會”的履歷表 (頒發于 1947 年 12 月 1 日),詳盡記錄了其個人資料。他在履歷表中所填“功績”一欄所述“民國三十五年十二月間在文水做開展工作鏟除奸匪地下組織工作人員七名”,正是 1947 年 1 月 12 日在文水縣云周西村屠殺 7 位烈士一事。當年他洋洋得意寫在履歷表上的“功績”,恰成多年后留給世人他殺害革命英烈的又一份無可辯駁的鐵證。這份證據的面世,再次證明國民黨反動派在內戰期間對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

“生的偉大,死的光榮”。這是毛澤東對劉胡蘭英勇殉國事跡作出的高度評價。從她對共產主義事業和維護黨與群眾利益的堅定信仰中,我們可以看到,信念是強大的精神力量,有了堅定的信念,就能精神振奮、克服困難,甚至生命受到威脅也不輕易放棄。

劉胡蘭作為年僅 15 歲的共產黨員,在敵人威逼利誘下,面對敵人的鍘刀臉不改色心不跳,鎮定自如,寧死不屈,用年輕寶貴的生命,挫敗了敵人的陰謀;也以自己青春的熱血,保持了一個共產黨員的革命氣節與純潔黨性,她的崇高精神和光輝形象永遠活在人們心中!歷史將永遠銘記為新中國解放事業犧牲的這些先烈們!

胡文秀積極投身婦救會工作,并非常支持劉胡蘭參加革命。劉胡蘭 8 歲上村小學,10歲起參加兒童團。1945 年 10月,參加了中共文水縣委舉辦的“婦女干部訓練班”。一個多月學完后回村任婦救會秘書。1946年 5 月調到第五區“抗聯”任婦女干事;6 月被吸收為中共預備黨員并調回本村領導土改運動。

1946 年秋,國民黨軍大舉進攻解放區,文水縣委決定留少數武工隊堅持斗爭,大批干部轉移上山。當時,劉胡蘭也接到轉移通知,但她主動要求留下來堅持斗爭。年僅 14歲的她,在已成敵區的家鄉往來奔走,秘密發動群眾,配合武工隊打擊閻錫山軍隊。云周西村的反動村長石佩懷,為閻軍派糧搶糧、遞送情報、派款抓丁、迫害革命家屬、勒索百姓財物,無惡不作,成為當地一害。1946 年 12 月的一天,劉胡蘭配合武工隊將其處死。閻軍惱羞成怒決定報復。

原載:《黨史文匯》2018年第4期

 

友情鏈接
寒江菠菜手机网 北票市| 永和县| 鄂温| 育儿| 凤城市| 永善县| 河东区| 都安| 连城县| 临西县| 平远县| 承德县| 莒南县| 延寿县| 奎屯市| 特克斯县| 丹棱县| 遵化市| 延寿县| 怀安县| 常德市| 和平县| 马山县| 阿克陶县| 江西省| 通道| 福安市| 阳新县| 仪征市| 乌拉特前旗| 贵港市| 义马市| 婺源县| 扶沟县| 浦江县| 泗水县| 定远县| 景泰县| 隆化县| 梅州市| 满洲里市| 张北县| 衡山县| 曲靖市| 社旗县| 汤阴县| 咸阳市| 山东| 蛟河市| 隆子县| 永定县| 星子县| 河南省| 遂川县| 偃师市| 含山县| 东海县| 安西县| 调兵山市| 潼南县| 阿拉尔市| 娱乐| 遵义县| 枝江市| 海城市| 上蔡县| 桃江县| 宝山区| 普陀区| 五指山市| 隆尧县| 鹤峰县| 西青区| 江孜县| 灵丘县| 元阳县| 南乐县| 浮梁县| 临湘市| 宁海县| 印江| 永城市| 阿坝| 嘉荫县| 承德市| 宜都市| 祥云县| 长汀县| 涟水县| 醴陵市| 耿马| 宁夏| 锡林郭勒盟| 玛曲县| 承德县| 盐城市| 瑞安市| 河池市| 南乐县| 蛟河市| 尉氏县| 时尚| 富锦市| 涞水县| 曲周县| 吐鲁番市| 湖北省| 绍兴县| 栖霞市| 海伦市| 镇原县| 德安县| 博爱县| 清丰县| 新兴县| 余庆县| 得荣县| 洞头县| 巴中市| 和静县| 云南省| 鄂伦春自治旗| 湄潭县| 万州区| 天全县| 神池县| 梨树县| 理塘县| 金川县| 肃南| 上林县| 喀喇沁旗| 金沙县| 九江县| 上蔡县| 电白县| 溧阳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