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設為首頁 | 聯系我們
您當前的位置: 網站首頁 > 黨史研究 > 口述回憶

一磚頭把你打到延安來了” ——1946年法學家陳瑾昆兩訪延安

日期:2018-06-20  來源:中國共產黨歷史網  點擊:1776

1946年10月,數月里凝神于戰事的毛澤東,在延安棗園駐地的窯洞里,熱情接待了自北平而來的法學家陳瑾昆。毛澤東早就聽說了陳瑾昆由北平一路而來的種種遭遇,在席間風趣地說:“一磚頭把你打到延安來了,還有國民黨特務為你送行,真得感謝他們??!”陳瑾昆感慨地說:“是您和共產黨救了我們全家,我的這條命已經不屬于我自己了?!?/span>

首訪延安:站在中立的“第三方”角度上,為中共建言

實際上,這已經不是陳瑾昆第一次來延安了,就在三個多月前,陳瑾昆就在北平地下黨的安排下,同符定一、鮑明鈐赴延安訪問。在幾日的走訪中,他看到邊區到處民主和諧、市容整潔、士氣高昂,被延安軍民團結、上下一心的情景深深感染。百忙中的毛澤東專門抽出時間與他們見面,還與陳瑾昆商議籌辦一所新型的“法律大學”。陳瑾昆還與邊區參議院副議長謝覺哉見面,兩人一見如故,就政治民主與中國的前途作了長談,《謝覺哉日記》記述了他的談話:要使國內國際更多的人了解中共,使第三次革命成功,不要再來一個“革命尚未成功”。他還說,十九世紀五十年代以前,中國是無黨論,個人本位。五十年代之后,是有黨論,社會本位。這次來延安,陳瑾昆還是站在中立的“第三方”角度上,為中共建言。

與中共領導人的會面,加上他對延安政治、社會的親歷觀察,再對比北平的惡劣政治環境,使他深受觸動。作為一位系統接受過現代民主法治教育的知識分子,陳瑾昆對延安以“三三制”為代表的政治民主尤為贊賞:中共標明“新民主主義”與“新資本主義”,并要求各黨派無黨派一切知識階級團結合作,標明“三三制”。且嚴行普選,用人惟才。為征集黨外賢達參加,只許本黨在“各階層”占三分之一,余三分之二則用黨外人士。

返回北平后不久,陳瑾昆即寫下了《延安與張家口旅行記》,記述見聞感受,并發表在報紙上,對北平、天津的法學界、知識界產生非常大的震動。1946年,正是抗戰后建國的關鍵時期,各方對中國未來的走向多處在矛盾和彷徨中,國民黨政權實行政治獨裁,加之戰后腐敗嚴重,使其已經開始逐漸失去民心。陳瑾昆對中共及邊區的親身觀察,無疑增加了人們對中共的正面印象。

再到延安:中共高舉和平與民主的大旗,正是中國的希望所在

在北平,由于其進步的政治傾向及言論,陳瑾昆本來已經遭到監視,毛澤東笑言的“一磚頭”,就發生在數月之前。當時,由文化教育團體組成的北平市國大代表選舉協進會,以及北京進步學生在北平的中山堂組織了反內戰、要和平的集會,邀請幾位有聲望的教授演說,不料遭到國民黨特務的干擾破壞。作為受邀講演者的陳瑾昆教授,上臺力陳內戰的危害性,博得聽眾的熱烈掌聲,在場的國民黨特務為了阻止講演,就采取吹口哨、拋瓦礫、扔磚頭等破壞行動,一塊磚石擊中了陳瑾昆的前額,他的眼鏡被打碎,臉頰滲出了鮮血。此事發生,對陳瑾昆造成很大的影響。延安訪問歸來后,由于發表與中共有關的文章,他受到更多的打壓,這也促使他下決心離開北平。

1946年8月,利用北平地下黨送來的一張通行證,陳瑾昆偕家人一起開始了前往解放區的行程,但旅途并不順利:剛到車站,陳瑾昆便碰到一個特務,特務警覺地問:“陳先生,你到哪里去?”陳瑾昆急中生智地答道:“我要到天津去一趟?!敝泄藏撠熥o送的同志見狀,決定馬上改變計劃,先送陳瑾昆去了天津。北平的特務發覺陳瑾昆離開了他們的監視,急忙派人四處搜捕。這時,地下黨從天津及時派出汽車,使陳瑾昆終于脫離了特務的監視,很快到達了解放區。在晉察冀邊區的張家口,陳瑾昆受到了賀龍司令員的熱烈歡迎。由于戰事,陳瑾昆在張家口作了短期停留,他有感于半年以來的見聞,提筆寫作了長文《余為何參加中共工作》,全面回顧了自己的心路歷程,認為國民黨已經“決心維持專政與獨裁,反對和平與民主”,這違背國民黨“三民主義”的固有主張,更與其作為法學家的理想信念發生了抵牾,“依孫中山先生所定建國綱領,訓政原只限于‘最短時期’,應立即進行自治,進入憲政。國民黨訓政十九年,仍欲維持專政與獨裁。而中共高舉和平與民主的大旗,正是中國的希望所在”。該著出版后,在知識界反響極為熱烈,促使更多的愛國民主人士轉而支持中共。

陳瑾昆的著作很快被毛澤東看到,在給晉察冀中央局并轉陳瑾昆的致電中,毛澤東表示了極大的贊賞:“今日閱悉尊著《余為何參加中共工作》,義正詞嚴,足以壯斗士之志,奪奸邪之魂,擬付《解放日報》發表,并廣播全國。蔣軍正大舉進攻張垣,擬請先生來延安共策工作之進行?!泵珴蓶|還特意提“合辦法律大學”的舊事,表示因戰爭緊張,在他訪延安時曾答應同他合辦法律大學暫時不能開辦。這些誠懇的來信,更增強了陳瑾昆奔赴延安的信心。

在毛澤東等共產黨人的誠摯邀請和周密安排下,陳瑾昆及其家人終于在9月19日離開張家口,經過山西蔚縣、靈丘、神池、陜北綏德等地,最終抵達延安,時間為1946年10月。在延安,陳瑾昆再次與毛澤東見面,這也才有了“一磚頭”的對話。

當時,謝覺哉等正忙于起草邊區憲法草案,而邊區專業法律人才奇缺,法學專家陳瑾昆的到來,自然讓謝覺哉很高興。11月11日,謝覺哉專程到陳瑾昆住處,咨詢他對邊區憲法草案的意見,兩人相談甚歡,為表慎重,陳瑾昆表示要寫出書面意見。次日,謝覺哉就收到了陳瑾昆對邊區憲法草案的書面意見,雖然“許多不能采用”,但陳瑾昆的高效、認真,還是讓謝覺哉感到欣慰。

為新中國法制建設作出了貢獻

1947年3月,陳瑾昆偕夫人及子女,隨同謝覺哉等由楊家嶺乘坐“架窩”出發,走甘谷驛,經雁門關、郭家塔、綏德等地,再由張家堰渡黃河,近半月行程后到達山西臨縣后甘泉。雖然戰事未停,但陳瑾昆、謝覺哉他們的法律工作并未停滯。當年已經成立的中央法律委員會,開始準備全國性憲法草案,陳瑾昆作為主要成員參與,他與毛澤東有關憲法及立法的幾次通信,正是發生在這一時期。然而,因陳瑾昆既有的法學思想體系,加之對新民主主義法律的性質缺乏足夠認識,他的意見也常常不能得到采納。到了1948年,陳瑾昆又隨著中央法律委員會經白文鎮、興縣,最終到達西柏坡。5月,華北聯合政府準備成立,在劉少奇的建議下,陳瑾昆擔任華北人民法院院長。之后,他一邊從事司法領導工作,一邊繼續草擬新民主主義法律,先后擬定了《民法》《民事訴訟法》,為新中國的法制建設奠定了基礎。1949年,在周恩來的安排下,陳瑾昆還參加了第一屆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繼續為新中國的民主法治貢獻智慧。

(作者為西北工業大學人文與經法學院副教授)

原載:北京日報

 

友情鏈接
寒江菠菜手机网 九龙县| 陕西省| 廉江市| 浠水县| 阜平县| 曲沃县| 余姚市| 新巴尔虎左旗| 德江县| 成武县| 白银市| 新巴尔虎左旗| 呼伦贝尔市| 罗源县| 尤溪县| 新昌县| 湖口县| 陆川县| 益阳市| 青海省| 平阳县| 铜川市| 建水县| 塘沽区| 塔城市| 萨迦县| 望都县| 新营市| 鹤壁市| 通化县| 崇义县| 武安市| 塔河县| 门头沟区| 洛川县| 新巴尔虎右旗| 裕民县| 威远县| 巍山| 丽江市| 陇川县| 新平| 嘉兴市| 太谷县| 乌拉特前旗| 西青区| 交城县| 南皮县| 二连浩特市| 象州县| 渝北区| 尚义县| 平塘县| 松阳县| 垫江县| 宜昌市| 襄汾县| 靖安县| 华阴市| 平顶山市| 新邵县| 敦煌市| 错那县| 来凤县| 揭阳市| 济阳县| 沐川县| 油尖旺区| 岗巴县| 东莞市| 崇礼县| 凯里市| 麻城市| 湖口县| 仪陇县| 通州市| 桐城市| 赤壁市| 贵定县| 巢湖市| 江油市| 闸北区| 赤壁市| 松桃| 达日县| 县级市| 内丘县| 武功县| 娄底市| 武冈市| 南郑县| 盐亭县| 东兴市| 德格县| 正镶白旗| 中西区| 土默特左旗| 大姚县| 黄山市| 玉屏| 林州市| 舟山市| 台前县| 平远县| 九龙坡区| 刚察县| 台湾省| 边坝县| 泊头市| 崇阳县| 昌邑市| 宁武县| 剑阁县| 青浦区| 临沭县| 山丹县| 济宁市| 永兴县| 雷波县| 静安区| 当涂县| 郯城县| 内丘县| 炎陵县| 晋中市| 策勒县| 双牌县| 封开县| 万载县| 宣城市| 澎湖县| 澄江县| 晴隆县| 昆山市| 漳州市| 黔西县| 商河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