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設為首頁 | 聯系我們
您當前的位置: 網站首頁 > 黨史研究 > 黨史事件

咸陽原上的槍聲

日期:2016-12-13  來源:《永遠的豐碑——咸陽黨史教育讀本》  點擊:3942

優秀共產黨員、西北民盟重要負責人李敷仁,是咸陽渭城區北杜鎮人,也是著名教育家、新聞學家、民俗學家和社會活動家。他青年時留學日本,回國后在西安師范等學校任教。193710月加入中國共產黨,先后創辦和主編了《老百姓報》《農村周報》《民眾導報》,這些報刊抨擊時政、揭露黑暗,呼吁民眾為爭取自由、民主而斗爭。1945年,他鼓動家鄉人民大力聲討貪贓枉法的反動縣長劉法鈺,召開驅逐大會,迫使劉法鈺退還了贓款,取得了斗爭的順利。同年秋,他加入民盟組織并任西北總支部青年部主任,帶領青年學生和各界人士積極開展反內戰的和平民主運動。19463月,國民黨陜西當局組織西安學生舉行反蘇反共游行,在西安民主青年社和李敷仁等人的說服下,許多青年拒絕參加。被迫參加的學生也有不少人中途離去,游行隊伍稀稀拉拉,國民黨陜西政府主席祝紹周十分懊惱,從而引起國民黨陜西省反動當局對李敷仁的不滿和極端仇恨,想方設法要除掉他。

1946年51日清晨,白色恐怖籠罩著西安,政治空氣十分沉悶。晨練完的李敷仁從南院門書局買書回來路過五味什字,剛走到省圖書館門前,突然被從一輛黑色轎車上下來的四五個大漢從背后綁架,塞到車里蒙住雙眼,拉著向咸陽五陵原方向開去。

汽車行駛到荒無人煙的陳老虎寨原上,特務們看看四下無人,便將李敷仁從車里架出來,推到壕溝下的一片麥田里,端起槍,“砰、砰 ”向他連開兩槍后,看見他倒在了血泊中,這才慌忙駕車向西安逃去。

夏初午后的原上,風聲低吟,麥浪翻滾,田野一片寂靜。正在耱地的青年農民陸廷發,似乎看見遠處有一輛黑色汽車飛駛而過,隨即又聽見兩聲清脆的槍聲,他忙放下手里的活,朝槍響的地方跑去。到了壕溝邊一看,只見麥田里躺著一個渾身血跡的男人,他趕緊回村叫來很多群眾,并找來擔架,大家急忙上前摸摸他的鼻息,似乎還有微弱的氣息。這時李敷仁也慢慢醒了過來,大家問清他家住址后,并仔細查看他的傷口。敵人因為慌忙,朝他開的兩顆子彈,一顆從耳邊擦過,一顆從肩胛下穿過射入右側頭部,還好都未擊中要害。鮮血已染紅了他的衣衫,巨大的疼痛使他一會昏迷一會清醒。情況危急,救人要緊。人們七手八腳將他抬上擔架,星夜兼程幾十華里,將他抬回了北杜鎮的家里療傷。

李敷仁被暗殺的消息不脛而走,國民黨當局得知李敷仁未被打死的消息后,即派警察前來搜查,群眾張順起便將他藏在自己家里。警察四處搜索未果,便住在北杜鎮伺機逮捕他。在此危急關頭,中共地下組織派共產黨員王建章等前來看望,積極設法營救他。大家心里很清楚,未搜到李敷仁的敵人決不會善罷甘休,如不迅速轉移就很難脫險。于是,與李敷仁家人商量后即連夜將他轉移到涇陽縣的朋友王安禮家里療傷。

在馬欄的中共陜西省工委書記汪鋒聞知李敷仁遭敵暗殺、幸免于難的消息后,立即召集統戰部部長呂劍人、組織部長王俊、西安市工委書記韓夏存等開會研究如何營救。會議決定:由禮泉大路鄉鄉長、地下黨員康子安和王璋同志負責,先將李敷仁轉移,脫離危險區;韓夏存化妝去接,并給禮泉、涇陽等沿途的地下黨通知,凡李敷仁所到之處,一律負責保護,途中建立幾個秘密救護站,指定醫務人員隨時準備醫療換藥;對在敵人封鎖線上和我黨有統戰關系的國民黨保安團、保安大隊如董策丞等軍官,汪鋒都親自作了部署。一場由省工委直接組織領導的營救工作,在渭北高原上迅速秘密地展開。共產黨員王維祺、韓夏存、康子安等立即行動,秘密奔走,連夜找到了藏在群眾家中的李敷仁。

  511日深夜,王維祺等組織西寨村群眾用擔架抬著李敷仁,走崎嶇小路,上坡下溝、過蘆葦叢,背著他趟過泔河,將他運送到禮泉前山趙廷芳家。在這里住了十多天,因國民黨軍隊揚言要搜山,又不得不另做打算,準備將李敷仁轉移到更安全的地方——陜甘寧邊區。

5月25日黃昏,韓夏存等將李敷仁化裝成商人,騎著毛驢,離開禮泉,經過永壽、淳化,向陜甘寧邊區轉移。在地下黨員董策丞、龍伯淵等的精心幫助和巧妙周旋下,過關卡、經渡口,于61日下半夜,踏上了通往清水原的道路。

6月3日,馬欄的天空萬里無云,經過三十四個日日夜夜的積極營救和艱苦跋涉,終于將李敷仁平安地送到了陜西省工委所在地。汪鋒、呂劍人、陳俊等親自出來迎接,戰士、群眾、學生們趟過馬欄河,搶著把李敷仁抬進門。不久,黨中央發來慰問電鼓勵他:“好好休息療養,恢復健康,然后到延安。”并派延安中央醫院院長徐根竹前來親自給他做手術,取出了深嵌在頭部的子彈。

7月23日的延安,驕陽似火,群情洋溢。在陜甘寧邊區參議會禮堂,正在舉行一個盛大的集會——隆重歡迎民盟西北總支部重要負責人李敷仁脫險抵達延安。邊區領導林伯渠、徐特立、艾思奇、習仲勛、柯仲平、劉善本等1000多人參加了歡迎大會。邊區教育長趙伯平介紹了李敷仁從事民主文化運動和此次脫險的經過,臺下響起一陣陣雷鳴般的掌聲,掌聲經久不息……

幾天之后,在西安止園陜西省政府主席祝紹周召集政要召開的“特聯匯報”會上,西安綏靖公署主任胡宗南滿臉怒氣地厲聲問道:“誰把李敷仁殺了?”警察局局長肖紹文膽怯地說:“是我派人殺的。”胡宗南聽了拍著桌子大罵:“混蛋!李敷仁現在正在延安的廣播電臺上罵我們呢!飯桶!你們這伙無用的東西!”

8月的延安,艷陽似火,晴空萬里,毛澤東主席接見了李敷仁。毛主席高度贊揚了他堅持正義、不怕犧牲的精神,勉勵他養好身體,繼續為革命奮斗。李敷仁感動地說:“黨是我的再生父母,我的血沒有白流!今后我一定努力學習、工作,為共產主義事業奮斗到底。” 后來,周恩來、劉少奇、李先念等領導都先后接見了他。9月,陜甘寧邊區政府任命李敷仁為延安大學校長。

1949年李敷仁任西北大學校長,1954年任民盟中央委員,后任西安市政協副主席、中國人民外交協會理事等職,他以極大的熱情為黨工作,把畢生的精力獻給了黨和人民的共產主義事業。19582月,李敷仁因病去世,終年58歲。(盧聰惠)

友情鏈接
寒江菠菜手机网 沙坪坝区| 海口市| 广饶县| 白沙| 哈密市| 苏尼特右旗| 阿克陶县| 边坝县| 漳州市| 外汇| 宜兴市| 云霄县| 大荔县| 财经| 伊金霍洛旗| 南漳县| 前郭尔| 上虞市| 灌南县| 二连浩特市| 江口县| 合阳县| 玛纳斯县| 河南省| 安康市| 阿勒泰市| 通许县| 永康市| 多伦县| 扶余县| 疏勒县| 家居| 壤塘县| 油尖旺区| 宜州市| 定日县| 莱西市| 昌江| 安康市| 阳泉市| 惠州市| 广丰县| 石渠县| 晋中市| 岱山县| 桂东县| 且末县| 昌吉市| 西乡县| 乌兰察布市| 田阳县| 瑞昌市| 南投县| 浏阳市| 乌恰县| 仁怀市| 锦屏县| 太湖县| 清远市| 眉山市| 贡觉县| 海原县| 蓬安县| 金寨县| 关岭| 博白县| 隆尧县| 荆州市| 客服| 绥江县| 砚山县| 江门市| 上犹县| 望城县| 承德市| 泾川县| 东乌珠穆沁旗| 镶黄旗| 乌兰察布市| 平阴县| 灌阳县| 荣成市| 上蔡县| 农安县| 澄城县| 绥阳县| 吴旗县| 图木舒克市| 中牟县| 玛沁县| 霍城县| 清镇市| 南陵县| 梨树县| 盐亭县| 荣成市| 曲靖市| 莒南县| 敖汉旗| 克山县| 利辛县| 许昌市| 西华县| 唐河县| 乐清市| 巴彦县| 九龙城区| 故城县| 德令哈市| 华坪县| 基隆市| 太保市| 赤峰市| 德州市| 蓬安县| 日土县| 宜章县| 北海市| 杭锦后旗| 自治县| 中西区| 古丈县| 襄垣县| 邢台市| 多伦县| 抚远县| 中阳县| 临泽县| 宁河县| 四会市| 林周县| 元阳县| 四平市| 阳原县| 城固县| 兴山县| 凤台县|